通过《初识利益相关者》这篇文章,我们从不同层面认识和区分了利益相关者,那我们又该如何权衡各个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从而更好地去处理这些个人与团体之间的利益与冲突呢?

在这里我们会引出由Aubrey Mendelow于1991年提出的“利益相关者权力–利益矩阵”(power and interest matrix),也叫做“利益相关者矩阵”

Mendelow认为,对于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公司都可以考量该利益相关者对公司的影响程度——权力(power),以及他们对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的参与度和感兴趣程度(interest),从而设置一个矩阵将这两个不同的维度进行组合,形成四个不同性质的利益相关者,进而对落到不同维度的利益相关者做具体分析。

在模块D中的是主要利益相关者(key player)——高利益水平高权力。对于这一群人而言公司所有的战略决策必须要被他们可接受。举个例子,公司的高管参与公司的重大决策,因此也影响和决定着公司发展的方向;公司重大客户也是非常常见的主要利益相关者。

模块C:高权力低利益水平。对于这一类人,公司也必须非常谨慎地去处理与这个模块的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并且处于模块C的群体非常容易转变为模块D 中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举例来说,比如一些大型机构投资者(large 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s),他们可能在某公司投资大量资金,并且占股比例很高,因此在公司股东大会时,他们的决策会对公司的发展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大型机构投资者通常会投资非常多的公司,某一家公司对他们来说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所以该投资者对于某一家具体的公司的经营活动可能并不会表现出那么大的兴趣与参与度。同理,政府做的一个决策可能会对某一家公司产生重大的影响,但是这家公司对于政府而言,只是众多市场参与中的一员,所以对于这种高权力低利益水平的利益相关者,Mendelow认为,公司所需要做到的就是尽可能让他们满意(keep satisfied)

处于模块B的主要是一些小股东。这些小股东占了一家公司非常少的股份比例,Mendelow认为他们是低权力(low power),他们没有权力去影响公司的决策,但是却可以通过游说这样的形式向其他股东表达自己的想法。除此之外,公司的运营决策以及分红却会对这些小股东的利益或者是经济水平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Mendelow认为他们是高利益水平(high interest)。对于这些低权力高利益水平的小股东,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信息(keep informed),让他们知道公司的运营情况,因此公司每年要披露信息、发布财报、提供消息让这些小股东了解公司的情况。

而对于模块A,低权力低利益水平的,mendelow认为,公司只需要花费极少的精力(minimal effort)

大家也许会好奇,为什么一家企业要花费力气去统筹不同层级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这样的行为到底会为公司带来怎样的作用?前面我们也提到,员工作为公司的内部利益相关者,对公司的经营活动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企业处理好与员工的关系可以增加公司员工的稳定性。除此之外,借此模型还可以处理好与客户的关系,维护客户的忠诚度。

对于这四个层次的利益相关者的区分,文章中列举了一些例子,但是各位要知道,这并没有一个绝对的定论。一个简单的矩阵模型也无法囊括所有的情况,并且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在该矩形中所处的模块也会因为公司的决策、运营情况的变化而转变,这都需要根据商业生活中遇到的实际情况去做具体区分。

该模型存在的意义是帮助公司衡量不同利益相关者对于公司的重要性以及可能会产生的影响。比如,在制定公司治理框架之时,可以通过这个模型将利益相关者分成不同的层次,从而更好地去统筹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并且当公司的一些主要利益相关者发生变化时,也可快速识别。